医疗健康
您的位置: 首页 > 医疗健康

一口锅卖了443亿,53岁创业,套现70亿,78岁成全球富豪

发布时间:2019-06-14 16:44:13 热度:0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在2013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被称为炊具大王的72岁高龄的苏泊尔创始人苏增福荣获特别奖,组委会在给他的颁奖词中这样写到:

他令人钦佩的,不只是把一口压力锅做到中国之最,演绎出中国制造的华章,更是贯穿一生的不甘平淡的创业气质。七十岁再创业,他把安稳的存量财富变成对未来的再投资,他七十岁的梦想和中年时的壮志一样强烈,让我们为这种生生不息的企业家精神喝彩!

荣获特别奖并不容易。苏增福用了12年时间,将负债300万的小破厂变成市值16个亿的集团企业,套现70亿潇洒离场。

就在外界原以为苏增福已经到达了人生巅峰,也该功成身退安享晚年的时候,他随后又以66岁高龄再造了第二个苏泊尔,2019年,78岁的苏增福以68亿财富入围了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家居富豪榜。

苏增福这一路走来,其经历完全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干掉那个老锅王

17世纪中叶,一个名叫德尼·帕潘的法国年轻人发明了压力锅,但传到中国的时候,已是20世纪中期了。

当时,压力锅在中国还是一个空白的市场,1956年,沈阳双喜正式创建。

经过8年时间的艰苦奋战,双喜研发出了中国第一口压力锅,同时也奠定了在国内炊具行业的领先地位。

直到1994年之前,双喜在国内的炊具行业一直都处于一骑绝尘的状态。

也就是这一年,53岁的苏增福创立了苏泊尔。

苏增福创立苏泊尔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大力扶持乡镇企业,鼓励国有企业把一些业务以承包或联营的方式转包给乡镇企业。

彼时苏增福正任玉环县压力锅厂厂长,他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曾在海军当兵8年,也当过知青,退伍后成了农机厂的供销员,凭借着十足的干劲和突出的业务能力,他一步一步当上了厂长。

怎么把负债小厂做大,是苏增福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他决定先从帮双喜打工开始。在80年代,双喜的市场占有率超过70%,是行业里无可争议的王者。

苏增福通过与双喜联营,让玉环压力锅厂获得了稳定的配件生产订单。

但苏增福并不是一个安安分分只甘心做配件的人,他看得很清楚,生产配件重难度低,即使家底厚起来了,前景也依然令人担忧。不过既然能生产所有的配件,为什么不能自己生产整锅呢?

当他提出这种想法的时候,毫无意外的遭到身边所有人的强烈反对,给出的反对理由也很简单:订单足够维持厂子生存,没必要冒险。

面对反对,苏增福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始终认为只有做整锅才有出路。

“我找县财政局借5万块,人家都不借,反问我你一个农民,借钱干什么?”

苏增福顶着被镇领导免职的风险,跑去上海找银行贷款200万元,又挨家挨户找村民,一点一点地凑,这才引入了一条生产线,准备单干。

在计划经济的大背景下,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买生产资料的价格不一样,玉环厂买一吨铝锭要1.6万元,而沈阳双喜不到3000元,锅虽然生产出来了,但利润却很少,钱也并没有苏增福想象的那么好赚。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92年初,随着市场经济推进,民营企业有了和国营企业同样的待遇。

原料成本大幅下降,产量和利润开始猛增,苏增福看到了翻身的希望。他听从儿子苏显泽的建议,偷偷在产品的产地信息中标注上“玉环”,试图创立自己的品牌。

到了1994年,玉环双喜的年产值达1.8亿元,产量高达230万口,比母厂沈阳双喜多出了一倍!

这一下双喜不干了,坚决决定终止合作,并要求苏增福停止使用“双喜”商标。

1994年12月25日,苏增福急忙带着儿子和两名副总赶赴沈阳协商,可说什么也没用,沈阳总厂担心养虎为患,依旧断然回绝。等苏增福再回到浙江,已到了年底。

被逼上梁山的苏增福明白,以后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做品牌了。

苏泊尔就此诞生。

意料之中,苏泊尔压根不干不过老锅王双喜,业绩极其惨淡。

思忖之下,苏增福决定将新国标作为突破口,他决定不惜成本,不惜代价,率先全面严格执行新的国家标准。

新型压力锅诞生以后,瞬间成为了市场的香饽饽,这一年是苏泊尔创立的第二年,市占率一下蹿升至4成,一举超过老锅王沈阳双喜,成为新锅王。

卖了,卖了

苏泊尔的命运在2002年的一天迎来转折,61岁的苏增福到韩国考察。

他发现韩国炊具行业因原材料和人力成本过高,已经丧失了竞争力。这对他震动很大,忍不住想苏泊尔未来会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干掉沈阳双喜之后,苏泊尔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成为当之无愧的锅王,随后几年,苏增福又对准电饭煲、炒锅、不粘锅,向炊具行业纵深发展,2004年苏泊尔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炊具行业首家上市公司。

炊具业务蒸蒸日上,但苏增福却萌生了想要卖掉压力锅业务的念头。

四年后,苏增福陆续向全球最大的炊具和小家电制造商法国SEB公司转让苏泊尔炊具71%的股份,苏泊尔集团也因此失去对苏泊尔炊具的控股权。

一时之间,“锅王卖锅”的新闻掀起轩然大波。

人们始终无法理解苏增福耗尽平生精力做大的炊具业务,为什么随随便便就卖给了外企。

苏增福坚持卖锅且态度强硬,面对质疑,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很会算。”

实际上,此时炊具行业的劳动力和成本已经产生了冲突,苏增福还觉得,面对与国际龙头间的巨大差距,不如主动退出。

随后苏增福两次卖股,套现奖金70亿后潇洒离场,此时大家才反应过来,不得不为当年苏增福的决定鼓掌。

苏增福挂着董事长的头衔过了一段普通老爷子的生活。他每天只做四件事情:看书、看企业资料、看国家政策、看股票,很快,苏增福和苏泊尔开始慢慢淡出了公众视线。

再造一个苏泊尔

然而年过六旬的苏增福,却不甘心真的过上退休生活。

2007年,玉环县一个给苏泊尔股份生产不锈钢配件的供应商和苏增福闲聊,他说玉环县作为中国水龙头生产基地之一,却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不锈钢水龙头。

这番话引起了苏增福的注意。

苏增福发现,国内整个炊具行业产值大概也就是250亿,但卫浴行业最少有2500个亿,而不锈钢水龙头的市场占有率只有3%左右。

这是一个大市场,苏增福创业的欲望之火又被点燃了。

在当时,使用铜质水龙头的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一个重要原因是铜质水龙头普遍铅、汞含量超标严重。

“铜质水龙头含铅,铅溶于水,这是毒。对大人影响还小,五岁以下的小孩要是吸收过多,有得痴呆病的风险。”

苏增福认为不锈钢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作为国际公认的健康材质,不锈钢不含铅,且耐酸、耐碱、耐腐蚀、不释放有害物质。

但水龙头是一个要求度非常高的行业,尤其是不锈钢龙头,铸造工艺复杂,研发成本高,市场基本被进口产品所垄断。

在66岁这年,苏增福毅然杀入卫浴行业,但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苏增福和他的不锈钢水龙头,儿子苏显泽并不支持他,认为父亲早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不该再去冒险。

集体反对也无法浇灭苏增福的创业欲望2009年,苏泊尔卫浴公司成立。

为了研发不锈钢水龙头,苏增福天天蹲在生产线,率领团队努力研究怎样将不锈钢水龙头实现规模机械化生产,几经淘汰,4年中换了三套流水线,生产了100万个水龙头,都不满意,就一个也没卖,几个亿打了水漂。

苏泊尔的研发投入、试生产投入和两个基地建设的固定投入已经接近10亿元。其中土地、厂房和设备投入超过7亿元,研发投入1亿元,还有2亿元的试生产产品一直堆在仓库里,因为是次品,苏增福不让卖。

转机出现在2014年,国家对水龙头流出水的含铅量从推荐标准改为强制标准,要求每升的铅含量不超过0.5微克。

整个水龙头行业一瞬间迎来了大洗牌,高标准不锈钢水龙头的春天来了。

如同当年做锅一样,苏增福是在缺乏领军企业的时候提前布局,高标准起步,树立起了苏泊尔在卫浴领域的江湖地位。

也就是这一年,苏增福决定在三年内免费为全国10000所幼儿园捐赠不锈钢水龙头,来改善婴幼儿饮用水的安全问题。

2017年,苏泊尔以443亿元市值以及178亿的营收稳居中国炊具第一。

直到现在,仍然有人追问苏增福,为什么敢投入10个亿资金建设基础设施,而不是及时止损,苏增福只是说,“我不会去判断这条路走对了或是走错了,就像在空中走钢丝,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退,因为你前进或者后退的风险是一样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