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播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传播

手持中国“绿卡”的外籍人士:对中国有更多归属感

发布时间:2017-04-11 14:51:08 热度:0

2007年春季,马兰在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毕业。   资料图片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向外籍人材发放福利:2月初,公安部会同20个部委对外国人永久居留证件利用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并牵头展开证件便利化改版,强化永久居留证件的身份证明功能,新版证件将在年内启用。3月初,公安部又宣布在国家有关自贸区及全面创新改革示范区推出7项出入境政策措施,主要针对外籍高层次人材、外籍华人、外籍留学生和长时间在华工作人员等群体,为他们入境、在华居留和永久居留提供更大便利。

据联合国统计,从1990年到2015年,在中国居住的外籍人口从37万人增至97万人,年均增长2.4%。而他们中只有不到1万人有中国绿卡,美国1年却能发出100万左右的绿卡。中国绿卡的门坎之高,审批时间之长可见1斑,这也让中国绿卡取得了“史上最难”的称号。

最近几年来,随着国家经济实力进1步增强,中国逐步成为国际人材的向往之地,外国人材会聚的态势逐年加强。

这些福利措施的落实,不但为中国绿卡大大松绑,也将激起外籍华人和留学生在华创新创业豪情,进1步释放人材“红利”。

跨国公司高管、法国人谢夫林——

“这是我人生重要瞬间”

本报记者 郝 洪

“我的人生有3个重要瞬间,2015年11月25日拿到中国绿卡那1刻是其中之1。”法国人谢夫林说。

拿到绿卡后,谢夫林出入境开始走“中国人通道”,有人善意提示他,“嗨!老外,走错道了。”谢夫林得意大笑,“没错,我可以,我是这个队列里的人。”

谢夫林感受中国鸡年新春的喜气。 资料图片

这张小卡片还让谢夫林决定重新计划自己的人生——可以在中国开始自己的事业了。在中国22年,从沈阳到成都、乌鲁木齐、郑州,最后定居上海,谢夫林1直在跨国公司做高管,现在,他准备注册成立自己的公司。“中国需要外来投资,资本或是知本,我属于后1类,我希望自己所掌握的经验、知识产权能够助力中国的变革。”

“中国的变化太大了。”谢夫林找出20年前拍摄的浦东陆家嘴的照片,和现在拍的陆家嘴夜景对照,“看,那时候还没有甚么高楼,现在完全不1样了。”那时候的陆家嘴还是东方明珠1枝独秀,现在,小陆家嘴地区高楼林立,金贸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3大建筑直插云霄,世界500强企业云集,“你看,我变老了,上海却变得年轻了、美丽了,它正吸引着全球的眼光”。

这也许是谢夫林决定在中国开始自己事业的1个重要缘由。“现在有些人惧怕在中国投资,觉得全球环境变化,中国投资本钱上升,但我不这么认为,中国市场依然是值得期待的。”谢夫林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海外投资人知晓,中国有许多机会,关键看你如何去发现和掌控。

谢夫林对中国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源自他对中国人的认识。“18年前,我在上海的时候,有1次突然身体不舒服,中国同事陪我去了医院,还凑钱替我支付押金。你能感遭到人们的善意,团队之间的相互关怀,这些温暖让外来者有了归属感,愿意留在这里做事业。”

2008年,时任家乐福中国公司河南、山西和乌鲁木齐区总经理的谢夫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奥运火把传递在巴黎受阻事件表达真诚歉意,他表示要向所有中国人说声对不起。“我百分之百地肯定北京奥运会1定会获得百分之百的成功”,谢夫林当时这样向媒体表述。

“我们为何不重视这个现实呢?未来发展就看中国,中国会不断给世界带来欣喜。”谢夫林说。在他看来,这样的变化还仅仅是个开始,中国应当扶持自己的企业,帮助他们取得竞争力。“中国还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如果人们感觉到自己被国家保护和尊重,他们给予国家的也会更多。”

“俄中文化推行大使”马兰——

“对中国有了更多归属感”

本报记者 李 琰

中国人常说:缘分,天注定。俄罗斯姑娘马兰和中国的缘分,溟溟当中有天意。1988年,刚刚7岁的马兰,就进入俄罗斯圣彼得堡市1所汉语学校读书,遥远的中国在她心里有了模糊的轮廓。

坐在记者眼前,说着1口流利的汉语,行将拿到中国绿卡的马兰非常兴奋。“再过几个月,我在北京居住的时间就要超过在圣彼得堡的时间了。”

马兰向往起有绿卡的便利生活。由于工作常常要出差,有了绿卡,她就能够和中国老百姓1样,轻轻松松地从网上预订火车票。“去银行开账户,也不用再跟工作人员解释半天俄文字母,由于可以用绿卡上的中文名字。”1张小小的卡片,让马兰觉得“对中国有了更多归属感”。

马兰在俄罗斯读完大学本科以后,抑制不住对中国的向往,2003年顺利考进清华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刚来北京时,走到哪儿都有中国人盯着我看,固然那是善意、好奇地打量,也有人会热忱地和我打招呼。之前从书上读到的,多是传统的中国特点,来到北京以后,才发现这里不但有4合院的历史街区,更有与世界接轨的繁华商业中心、酒吧街等,传统和现代化在这里和谐相融。”马兰坦言,北京的包容性很强,作为1个外国人,在这里生活1点儿也不觉得陌生。

在清华取得硕士学位后,马兰回到故乡圣彼得堡继续攻读博士并工作。“离开北京后,我特别想念它。北京的生活方式对我影响太大,而且成为我的1种习惯。回到故乡1年后,我又再次选择回北京工作。”现在是1家俄罗斯能源公司北京代表处的职员,写字楼里每天的忙繁忙碌,让马兰感觉特别充实。

“在北京,不会有让人闲着的感觉,快速的现代化发展,处处弥漫着开放,自由,活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变化世界有目共睹。今天,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吸引着愈来愈多的外国人来华读书、工作、生活。

马兰告知记者,她有很多来自美国、英国、法国的朋友,大家都很喜欢北京的生活节奏。“在全球化进程中,中国既保存着民族传统,又不乏国际化的多元和包容,所以我们在这里没有文化沟通的障碍”。

如果从国际吸引力角度给北京打个分,马兰认为“个人职业发展角度100分”“对外吸引力80分”“生活满意度85分”。她说:“中国市场太大,在各个领域都可以可谓全球首屈一指,所以世界500强企业都会在中国布局。所以就工作来讲,机遇是百分百的。固然,软实力还体现在创新能力需要不断提升。”

工作之余,马兰最热中的就是向俄罗斯和中国民众相互推介双方的历史文化。“我们两国都有极为丰富灿烂的民族文化,社会风俗极具特点,希望通过我的介绍,让两国民众彼此都更多些了解。”颜值高、学识强、中文棒,马兰在中俄两国文化交换年中屡次主持大型文艺演出,同样成了电视台文化访谈类节目的座上客,身体力行地成为民间俄中文化推行大使。

时光飞逝,在北京生活将近16年,“我的人生肯定离不开中国,我去过中国很多城市,最爱北京。”马兰要继续在中国书写她的美美人生。

壳牌中国公司高管、美国人纳嘉瑞——

“希望以中国公民身份尽力”

本报记者 王海林

见到壳牌中国勘探与生产有限公司商务副总裁纳嘉瑞时,他还在同中国同事们讨论工作。1997年,纳嘉瑞第1次来中国,尔后在中国断断续续工作了13年。“我非常享受我的工作和这里的生活,中国妻子更是我在这儿得到的最大礼物。”

作为壳牌的骨干员工,纳嘉瑞执着地向上司要求来中国。“没来中国之前,我常常梦到中国。真的到了这里,1切都似曾相识,中国是我梦中的故乡”。

妻子石晓丽是他在壳牌的同事,两人由于工作渐渐熟习,走到了1起。“我常常觉得自己愈来愈像中国人”,纳嘉瑞向记者展现他们身着中式礼服的结婚照,描写着挥之不去的中国情结。“我会固定去同1个菜市场,即便后来搬家,离得有些远了,我还是喜欢去那里买菜。”

纳嘉瑞和妻子休闲生活。 资料图片

长时间在中国工作,没有绿卡给他带来诸多不便,每次申请新签证都需要长时间等待。看到自己符合申请绿卡的资历,他就迫不及待地提交了申请。有了绿卡,他出入中国将更加便利,也能有更多时间在北京陪伴家人。

纳嘉瑞到现在都记得20年前第1次到中国时的情形,当时从下榻的中国大饭店向窗外望去,看到周围有40多个建筑项目在施工,“那1刻,我意想到中国有着巨大的发展机遇。”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和选择是正确的。

纳嘉瑞还激动地回想起2002年参与中国西气东输工程开工仪式的情形。该工程由英国壳牌、埃克森美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分有限公司等组成的投资团体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分有限公司等共同投资建设,“这只是我参与的1系列重大项目中的1个。中国的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中国是推动世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份。”纳嘉瑞感慨,他非常享受在中国的工作,更享受这类快速发展带来的活力。“如果离开中国,到世界其他地方工作,我会觉得自己少了很多豪情。”

生活也带给纳嘉瑞很多惬意,“每天推开窗户就能够看到朝阳公园”,他和妻子办了朝阳公园年票,只要有时间,两个人就沿湖漫步。有人在公园里跳广场舞,有人做瑜伽,“你随时可以加入他们,在中国的生活永久都不会觉得无聊,这类体验实在太棒了”。

在纳嘉瑞看来,中国的变化实在太大了。1997年,那时满大街还是清1色的黑色自行车,车流缓缓向前,像1道“车河”。现在,满大街的“同享单车”,更多是人们环保意识在提高。纳嘉瑞不赶时间的时候,也喜欢慢吞吞地骑车上班,这成了他体验中国生活的绝佳方式,“未来我希望能把更多的清洁能源引入中国,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尽自己1份力”。

-链接

——中国绿卡的雏形最早可追溯至1964年4月,国务院发布,解决了外国人在中国定居的身份问题。

——198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1986年,中国第1个外籍厂长、原湖北武汉柴油机厂厂长、德国专家格里西先生成为首位被授与永久居留资历的外国人。

——2004年出台,首次采取国际通行做法,中国绿卡制度终究有了实行细则。曾在延安与中国人民共同迎来抗克服利的美国农业专家寒春,则是取得中国绿卡的第1人。

——2016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中国发放绿卡数出现爆发式增长。其中很多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名人,如“欧元之父”蒙代尔、美国篮球运动员马布里等。

——2016年,1576名外国人被批准在中国永久居留。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