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医药行情 >> 健康新闻

一场诉讼埋葬了Google和Uber之间的动荡婚姻

发布时间:2018-12-06 09:45:08 热度:0

当Uber在2013年进行融资的时候,它是当时最热门的融资标的,没有人比Google风投部门的Bill Maris 和David Krane更急切想要参与到Uber的融资中。

并不是Google风投部门的每个人都认可这样投资。Google当时已经对Uber的竞争者Sidecar进行了投资,Uber 2013年的融资估值在当时看来也是高的离谱。

Maris和Krane的意见最终占了上风,这笔对Uber的投资现在被视为Google风投部门最成功的投资。纸面上看,2013年价值2.58亿美元的投资在接下来的三年中翻了14倍,达到了35亿美元。

但是现在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正在起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指控包括一个自动驾驶项目的顶尖工程师带着数千份涉及设计的机密文件从Google离职之后创办了自动驾驶货车公司Otto,并迅速把公司卖给了Uber。Uber否认了这些指控。

这件由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部门Waymo发起的诉讼搅动了这个快速发展并且竞争性非常强的行业。这个围绕着自动驾驶和出行服务发展起来的行业被视为个人交通运输行业的未来。

但是这样的对立是由来已久了:根据知情人士的消息,Google和Uber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很紧张。随着两间公司之间的竞争加剧,两者的关系变得更加尴尬。

现在,如果Waymo的诉讼伤害到Uber的估值,那Google风投在这个打车公司的投资就也会随之贬值。这是一个在硅谷罕见的现象,一笔巨额投资被公司自己的投资者破坏。

圣塔克拉拉大学的法学副教授Stephen Diamond说道,“Waymo获得的收益,就是Google风投所要蒙受的损失。”

这起诉讼只是最近Uber所面对的挫折之一,其他的挫折还包括引致内部调查的性骚扰指控,一条记录了Travis Kalanick与一个Uber司机争吵的视频让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做出公开的道歉,和Uber在3月3号礼拜五承认它使用了秘密追踪工具来躲避执法机构。

“‘我们已经检查了Waymo的指控,并认为这是一次旨在拖慢竞争对手步伐的毫无根据的指控。我们会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来反驳这些指控。”Uber在一份回应诉讼的声明中说道,“同时,我们会继续让自动驾驶技术造福全世界的努力。”

Google风投的女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不惜一切代价要做成的投资

Uber对于当时正在谋求发展的Google风投来讲并不仅仅是一项普通的投资,Google风投当时正需要一笔高关注度的投资打响它在创投界的知名度。

Maris和Krane是早期的Uber拥趸,但是他们花了两年时间才与Kalanick建立了联系。当Uber的投资者Benchmark基金终于在2013年5月安排了一次Google风投与Kalanick的会议时,据接近当时交易的两个消息人士所说,Maris和Krane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做成这次投资。

当其他潜在的投资者在Uber旧金山办公室中相邻的会议室里等待的时候,Maris和Krane做了投资的推销。一个消息人士说,Kalanick当时要求了更高的估值并且不想给出Uber董事会席位;Google风投则还价要求一个董事会观察员的席位和优先清算权作为如果Uber减价出售时的保险。

最终两方在35亿美元的估值上达成了一致,而且有迹象表明更广泛的合作即将发生。Google负责企业发展并与Kalanick有交往的资深副总裁David Drummond最终加入了Uber的董事会。

Brad Stone的新书”The Upstarts”中记述了一次乘坐自动驾驶汽车的经历和一次与Google CEO Larry Page的会议,看上去两方的关系当时发展的很好。

但是冲突很快就发生了。一个接近交易的消息人士说,Kalanick作为一个强硬的谈判者希望Google可以给Google Maps背后的软件工具的价格打一个折扣。但是Google风投能够提供的只是在Uber和Google地图团队之间更紧密的联络。

Kalanick也希望Uber在Google Maps里面有一个更为显著地位置,甚至希望让用户可以直接在Google Maps里面使用Uber的出行服务,一个接近Uber的消息人士说Google同意了这样的要求。但是这位消息人士提到,Uber觉得Google有意拖慢开发、整合的步伐,同时对于服务推出最初时的效果感到失望。

这样的摩擦在Uber把注意力转向自动驾驶领域之后变的更严重,而Google在自动驾驶方面已经建立了早期领先的地位。Uber用了一种类似2015年早期的颠覆式的方式宣布了它的进军自动驾驶领域的意图,它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挖了40名学者和研究员,并且在宾夕法尼亚建立了一个自动驾驶实验室。

Uber收购了地图软件公司deCarta并且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在开发自己的地图系统上。同一时间,Google启动了一项按需送货服务,这一市场同时也是Uber在追逐的。Google也开始通过2013年收购的驾驶软件Waze提供拼车的服务。一位接近Uber的消息人士表明,其中的拼车功能让Uber十分怨恨。

风投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CEO和联合创始人Anand Sanwal提到,“两方的关系从亦敌亦友很快地发展到目前的敌人关系”

矛盾在去年八月Drummond离开Uber董事会的时候变得公开化了。

Uber拒绝就它与Google的沟通发表评论,也没有安排Kalanick做采访。

被自己的投资者伤害?一位接近当时交易的消息人士提到,Uber好斗的文化也是Google风投的许多人谈论的话题。开始时Google风投尝试鼓励有才华的人员从Google向Uber流动,以期待用这样的方式影响Uber的文化。

但是这样的做法最终也制造了麻烦。Alphabet的诉讼中提到,在自动驾驶车辆领域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一位在现在被称为Waymo的自动驾驶部门工作的举足轻重的工程经理Anthony Levandowski开始公开地讲要离开Google。

在2016年1月,Levandowski和其他一些同事从Alphabet辞职并创办了自动驾驶货车初创公司Otto. 其后Uber在2016年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tto。Alphabet在它的诉讼中指控Levandowski在离开Alphabet之后就一直与Uber保持着联系。

在诉讼中,Alphabet指控Levandowski下载了1万4千份专利设计文件,并且使用这些文件创立了Otto的-而后是Uber的-被称为Lidar的关键自动驾驶车辆技术。这项技术使用从物体上反射出来的脉冲光来确定他们的位置。

Uber和Levandowski否认了这些指控。

这次高风险、围绕是否有至关重要的信息在两家公司之间转移的法律对抗也许将是两方不透明关系的最合乎逻辑的结束。

Uber自始至终对Google风投保持着神秘感。Kalanick从一开始就十分坚决地表明他不会分享信息。两名消息人士提到,虽然Google风投不停尝试,但是一直没有能把Uber看得更清晰。随着Uber业务走向成熟,Kalanick对Uber的业务越来越守口如瓶。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Uber属于为数不多的几家我们只能呆坐着并祈祷一切都顺利进行的公司。”

via Reuters

雷锋网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亘博铝合金丝编织网厂家
昆山插销价格
弧形蜂窝板厂家
亘博铝合金丝编织网厂家销售
昆山防风插销价格
弧形蜂窝板定制厂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