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生
您的位置: 首页 > 医药行情 >> 健康养生

网易考拉第三次被爆售假,被黑还是供应链监管存漏洞?

发布时间:2019-06-16 16:47:50 热度:0

考拉“本命年”历劫?

5月30日,公众号“儿不说”发表文章《取证285天,我把网易考拉给告了》,指责网易考拉售假。

文章称,2018年8月17日作者的妻子从网易旗下跨境电商“网易考拉”购买一瓶网易考拉自营的植村秀450毫升“樱花轻肤”洁颜油。其后,因怀疑所购的商品为假货,作者将购买样品拿到川渝某知名211-985理科类高校的化学实验室鉴定,结果显示其产品为“颠覆性造假”,两瓶产品的成分图谱有很大差异。作者称已在12315平台提交了投诉。

有媒体报道称,该文作者姓马,是一名记者。

近期,网易考拉已经历多次售假风波,如开始于2019年1月的加拿大鹅售假事件,从2018年2月开始的与雅诗兰黛“小棕瓶”的多起诉讼纠纷等。

针对这次的植村秀洁颜油事件,网易考拉方面回应称,“承诺文中涉及的商品为正品。如果最终确认是平台售出商品存在问题,我们会严格遵守平台规则和对消费者的承诺,给作者和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彻头彻尾的假货”

马先生在文章中称,2018年8月19日,马先生妻子收到从网易考拉上购买的植村秀洁颜油之后,就发现跟之前在专柜买过几瓶同款差别明显。最明显是有股很重的香精味,勉强试用了两次发现皮肤还过敏,就没再用。

后来,马先生在几个月内连续听好几拨朋友说起在考拉上买到了假货,且好不容易才申请到退货,马先生才隐约觉得事情严重。

马先生把这瓶考拉上买的洁颜油拿到市内两个实体专柜给柜员看,柜员一看瓶身、一闻气味都说不对,说是假的。马先生致电给考拉客服反映该问题,但对方否认了柜员的判断的可靠性,称不能作为证据。

为拿出硬指标参数来自证清白,马先生决定找检测鉴定部门检测该洁颜油。在尝试联系质检、药监等渠道无果之后,马先生找到了川渝某高校药学院的检测分析中心,将在实体专柜购买的同款正品植村秀洁颜油和网易考拉上买的那瓶洁颜油一起送到该检测分析中心进行检测。

检测结果显示,这两瓶洁颜油的主要成分完全不同,不是同一种物质;其二,配方表写明的几十种其他成分中,只有两种,同时存在于两瓶洁颜油中。

马先生一个朋友是化学博士,他看过报告之后说:“(其中一瓶)是彻头彻尾的假货,连高仿都不是”。而在送检之前,植村秀品牌方重庆和总部的负责人已经向马先生双重确认过,从该实体专柜售出的洁颜油是100%原装正品。马先生因此认为,网易考拉上买的那瓶植村秀洁颜油是假货。

对此,网易考拉于5月30日官方回复称:

跨境之痛

网易考拉此前已经历多次售假风波。

钱江晚报报道称,3个月前,消费者缐女士在网易考拉上花5567元买了一件加拿大鹅中长款女式羽绒服,结果经加拿大鹅官方鉴定为假货;同一件衣服经网易考拉内部及加拿大鹅官方双重核查,却认定为正品。随后,该案件被投诉到杭州高新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滨江市场监管局),1月25日被立案。

3月14日,加拿大鹅羽绒衣突然爆出“结论”,说经最终鉴定,此商品是正品。但滨江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天只是一个最新进展,并不是最终结果,案子本身还没有办结。”钱江晚报记者称,在很多网易考拉员工的朋友圈看到对此事的评价多是:水落石出。网易考拉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针对此事将不再单独发表声。

2018年2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了2017年“双11”网络购物调查体验情况通报(以下简称“通报”),通报显示,网易考拉自营所售的雅诗兰黛“小棕瓶”为假货。中消协在通报中提到,对“雅诗兰黛‘小棕瓶’”进行真伪鉴定的机构是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对此表示,“雅诗兰黛(上海)并没有国家法律认可的任何鉴定资质,其无权也无能力对涉案商品进行正品鉴定”, 网易考拉所售“雅诗兰黛‘小棕瓶’”为海外版本,并不承认雅诗兰黛(上海)的鉴定结果。2018年中,争执不下的各方闹上了法庭。不过,今年4月中,网易考拉发布声明称,与雅诗兰黛各自撤销在诉案件。

3月加拿大鹅、4月“小棕瓶”、5月植村秀洁颜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9年对网易考拉来说注定是关键的一年。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无论是加拿大鹅,还是“小棕瓶”事件,涉事双方关注和争议的焦点都是正品鉴定。网易考拉也在3月针对加拿大鹅的声明中表示,“跨境商品检验难问题,一直都是跨境领域痛点。”加拿大鹅事件中,加拿大鹅官方前后出具了多次相反的鉴定结果。“小棕瓶”事件发生后,网易考拉第一时间表示,雅诗兰黛(上海)并没有国家法律认可的任何鉴定资质,其无权也无能力对涉案商品进行正品鉴定。

而对于植村秀洁颜油事件,马先生向时间财经表示,对于一个消费者,跨境商品的正品鉴定难度更大、成本更高,这让消费者维权难度加大。马先生为这次鉴定已经花费一定时间和金钱。他身边遇到同样问题的朋友,因为这一点,一般都是不了了之。

马先生称,最开始在与网易考拉客服人员谈到洁颜油的鉴定问题时,客服表示,让马先生把洁颜油交给网易考拉去鉴定。马先生觉得这种鉴定方法无法保证公正性,没有同意。不同意的原因还在于,马先生认为,网易考拉在加拿大鹅事件中以三倍价格买下涉案羽绒服所有权、在“小棕瓶”事件最后和雅诗兰黛突然共同撤案的行为,都让人生疑。

另外,马先生认为,网易考拉故意主动向媒体暴露他的记者身份,实则是有目的的,可能是为了让公众怀疑他挑起此次植村秀洁颜油事件是另有所图。马先生透露,他本人因为工作的关系,在植村秀洁颜油事件发生之前,就与网易人员有工作接触,在发现植村秀洁颜油可能是假货之后,他找到网易人员,对方为其介绍了客服处理此事。网易考拉因此得知其身份。

马先生表示,自己之所以如此坚持要解决此事,是因为网易考拉在以往的多次沟通中并未表现出足够的解决问题的诚意,将其激怒。比如,网易考拉明明承诺假一赔十,但他在与客服沟通时,客服却只提退货,不提假一赔十;网易考拉曾对其表示愿意安排鉴定,但却不沟通细节,比如鉴定引发的机票、酒店等费用谁出等等。

时间财经试图针对马先生的以上言论向网易考拉求证,但截至发稿,网易考拉总部不转接电话,网易考拉相关公关人员也未曾回应。

假货指控一直是跨境电商绕不过去的话题。除了网易考拉,阿里巴巴、京东等涉及跨境电商业务的平台很多都曾面临过售假指控。针对这些质疑,各个平台推出了不同的打假措施。中国经营报于3月报道称,网易考拉已在官网公布了12项全链路监管措施,不过没有公布与进货渠道有关的信息。进货渠道属于网易考拉商业机密,也正因为这样消费者会对网易考拉产生售假的质疑。 (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本文标签: